Photo by Pablo García Saldaña on Unsplash

第81期院訊《院長的話》─神聖的兩難

文/呂沛淵牧師 (本校名譽院長、神學碩士科主任,主授系統神學、教會歷史)

但我在肉身活著,若成就我工夫的果子,我就不知道該挑選甚麼。我正在兩難之間,情願離世與基督同在,因為這是好得無比的。然而,我在肉身活著,為你們更是要緊的。──腓立比書一22-24

前言

使徒保羅的生命意義與生活目的,就是「無論是生是死,總叫主基督顯大」,因為「我活著就是基督,我死了就有益處」。這是你我每一位基督徒,就是「在基督裡的人」都應當有的心志認識,也是我們生活典範的總原則。我們不是機器人,我們都有自己的心願、喜好、選擇。基督徒在靈命長進與追求聖潔的過程中,不是變成枯燥乏味、沒有心願情感的人。我們應當效法保羅,以此總原則「活為基督,死是益處」作為試金石,檢測自己的心願情感,使主基督在我生活(知情意)中被高舉、得榮耀。保羅在一22-24坦承他的檢測結果,他在兩難之間,他說明自己的真實心願是甚麼。他的情願、他的挑選、他認為更要緊的,顯示他真是以主基督的心為心(二5)。

一、屬靈生命的測試

  1. 由於保羅在羅馬坐監,等候羅馬皇帝法庭的聽審判決,結局可能是獲釋放而生還或是被處死而殉道。他已經表明「凡事放膽,無論是生是死,總叫主基督在他身上照常顯大」,神的旨意決定了一切,保羅願意順服。然而若問他自己的個人意願呢? 他說「但我在肉身活著」but if to live continually in the flesh,指如果他繼續活在肉身中,就是為主基督而活(加二20),繼續傳福音、辯明證實福音(一7),「若成就我工夫的果子」this (means) fruitful labor for me 此即表明我繼續做主工多結果子(林前三6-8;羅一13)。
  2. 對照而言,若是我死了,對我而言就有益處(在一23展開說明),然而就不能繼續在世上做工結果子。「我就不知道該挑選甚麼」then what I shall choose I make known not (can not tell),原文直譯:我該挑選哪一個(生或死),我說不出來。「知道」原意是告訴、叫人知道(林前十二3;十五1;林後八1;加一11)。保羅在此表示:假若他可以做選擇的話,他不知道所以無法告知該選哪一個,因為從不同觀點來看,這二者都是他想要的。所以是極為困難的選擇。
  3. 我正在兩難之間」indeed I am hard pressed between the two,原文作:我正被這兩者「擠壓困住」,動詞原意是擁擠、困住(路八45;十九43),延伸意義是為道迫切(徒十八5)、被愛激勵(林後五14),在二者之間被抓住(腓一22),所以和合本譯作兩難之間。保羅坦承自己在兩難之間,魚與熊掌不可兼得,他以「活為基督,死是益處」總原則來測試自己:假若我可以自己選擇的話,我的心願是被釋放、繼續活著傳福音多結果子,或是被處死、完全得著基督?測試的結果是:我在兩難之間!
  4. 保羅測試自己的心願,發現自己有一矛盾,又想繼續傳福音結果子,又想離開世界與主同在。這個兩難之間是神聖的矛盾。保羅坦白分享他的兩難之間,給腓立比聖徒與今日的我們,有一重要目的,他要我們效法他(三17),包括要我們測試自己:你我有沒有這個神聖的矛盾?真基督徒必定有這兩難之間,真正愛主者必有這神聖的矛盾。這被稱為「必要的兩難之間、必要的矛盾」,因為自你悔改信主以來,若是從來沒有這必要的矛盾,則你的屬靈生命大有問題!你我靈命最大的問題,在於從來沒有或很少有這聖潔的矛盾!常常貪戀世俗享受的人,當然不會有這聖潔的矛盾!

二、好得無比的選擇

  1. 「我正在兩難之間,情願離世與基督同在」,保羅坦承自己在兩難之間,然而他立刻說明:若一定要做一選擇的話,則是「情願離世與基督同在」,「情願」having the strong desire,原文作我持續有這強烈願望。此二子句的動詞「擠壓困住」(主動詞)與「情願」(分詞)的關連,顯示這是兩難之間的強烈情願。「情願strong desire」此字正面表示強烈的心願(路廿二15;帖前二17),反面用來表達邪情私慾,顯示其強烈慾望(加五17)。總之,這是極為強烈、佔領心思的願望。這樣的情願、愛慕,比死堅強(參雅歌八6)。
  2. 「離世與基督同在」,「離世to depart」原意是指船隻解纜啟航、士兵拔營帳前進,延伸意思是離開世界(提後四6;林後五1),「與基督同在 and to be continually with Christ」,動詞是繼續進行狀態,表示永遠與主同在。「因為這是好得無比的」,好得無比much more better,保羅連續用了三個比較級用詞,表達是無比的更好infinitively better。林後五8將此句意義充分表達出來:我們坦然無懼,是更願意離開身體與主同在。與基督同在,是每一個服事主基督的人之心願(約十二6)。保羅清楚且強烈表白:若是為了他自己,則必定選擇離世與主同在,立刻與主面對面的同在,這是好得無比,沒有任何理由不如此。
  3. 保羅在一21所說「死了就有益處gain」,一23解釋了這益處是指與基督同在,完全得著基督。對照三7-8「我先前以為與我有益的gain,我現在因基督都當作是有損的loss……為要得著gain基督」,得著主基督是我們生命真正的益處,因為他才是至寶、那美好的事、上好的福分(一10;三8),是我們需要分辨且喜愛的。保羅深知何為至寶,所以在一23說這「至寶」對他而言,當然是好得無比的。此處「好得無比」,不是指死亡離世本身,乃是指離世導致的結果「與基督同在,得著基督」,即「離開身體,與主同在」與「住在身內,與主相離」的對比(林後五6-8)。基督徒的死亡,是身體睡覺(約十一11-13;林前十五20;帖前四14),靈魂搬家到天上(路廿三39-43;林後五1-10;帖前五10),在天上事奉敬拜神(來十二22-24;路廿38;啟六9-11),所以對照在地上活著而言,的確是好得無比。
  4. 保羅的最終盼望是「等候救主,就是主耶穌基督從天上降臨」,使我們身體復活,將我們卑賤的身體改變成榮耀的身體(三20-21),這是何等榮耀的盼望,是救恩完全實現,我們身體得贖,完全得著神兒子的名分(羅八23)。所以,我們現今在肉身活著,作主工多結果子,善用今生是好的very good;離世到天家與主同在,是好得無比much more better;將來主從天降臨,我們身體復活,是最終最好的ultimately best (帖前五16-18;林前十五20-28、50-54)。

、更是要緊的責任

  1. 保羅在一23表明:為了他自己,情願離世與基督同在,是好得無比。他在一24從另一角度說,為著腓立比聖徒,他的選擇就不同了。「然而我在肉身活著」to remain continually in the flesh,這是指得釋放繼續活著,成就我工夫的果子(一22),傳福音多結果子,就是作主基督的工夫(二30),成為主手中的器皿,是神在他子民生命中所作善工的媒介(一6)。保羅思想到他從神所領受的責任託付,「為著你們更是要緊的」,更是要緊的more necessary,此字在二25譯作必須,表示這是因神的旨意定規而成為必須且要緊的(例如羅十三5;徒九16;十四22;十七3;十九21;來八3;九16;十36)。
  2. 正如保羅在林前九16-17說,我傳福音原無可誇的,因為我是不得已的(原文作必須的),因為責任已經託付我了。因著神在保羅心中運行作工,為要成就他的美意,所以保羅立志行事遵行神的旨意(二12-13),因此這是必須且要緊的。保羅以一21總原則「活為基督,死是益處」,經過一22-23「兩難之間,情願與主同在」的靈命測試,得到一24「仍要在肉身活著」的結論。保羅在一25-26說明他確知深信自己仍要住在世間,其目的與意義為何。
  3. 如何明白神對你目前的旨意帶領?你處在「個人的情願」與「託負的責任」的兩難之間,當如何行?保羅在此提供實用的原則,我們必須同時同步禱告思考這兩個關鍵問題:第一,目前我的情願是出自「總叫基督照常顯大」,或是叫自我顯大、放縱情慾?我真是願意「活為基督、死了離世與主同在」,對我這是好得無比麼?我的直覺、喜好是甚麼?第二,針對我的家庭、教會事奉、我的恩賜、過去經歷,我受託付的神聖責任是甚麼?當我們列出這些問題的答案,就能釐清真相,開始進入真實的感恩與祈求(四4-7),藉著神的護理引導(羅八28),我們就漸漸確知神對我們目前生活事奉的旨意,存著感恩知足的心,等候神的旨意明顯,靠著主加給我力量,去遵行他所要我作的一切事(四11-13)。

結語:

  1. 保羅在一21-24所分享的,顯示了靈命檢測的金三角:準則是「活為基督,死是益處」,心態是「挑選、情願」,處境是「受託的責任,作工結果子」。這「兩難之間」其實是靈命測試的兩大考驗「生命歸屬、導向」與「使命託付、實行」。 你是基督徒,你的人生關鍵就是這兩大問題:「主阿,你是誰」,「主阿,我當作甚麼」(徒廿二8、10)。遺憾的是,我們常常因效法世界而焦點模糊,而看不清自己的真相,以至於人生座右銘變成「我活著就是我的家庭、工作、存錢、人際關係…」,墓誌銘為「我死了就是結束,到時再想這問題,希望能到天堂去」。保羅分享自己的測試與結果,來糾正我們的信仰失焦、生活失真。如何悔改歸正呢?如何明白且遵行神的旨意?羅十二1-2的答案:思想主愛,獻上活祭,不要效法這個世界,只要心意更新而變化,察驗神的那善良、純全、可喜悅的旨意。
  2. 保羅在兩難之間,為了他自己,他情願選擇離世與主基督同在;為了腓立比聖徒與眾教會的需要,他樂意將自己的心願降服在主的旨意之下。他體貼主的心意,他以主基督的心為心(二5)。保羅深知主的旨意決定萬事萬物的進行(羅八28;十一36),他深信那在他和弟兄姊妹心中動了善工的,必成就這工,直到主再來(一6)。然而,保羅不斷儆醒禱告,省察自己的靈命,測試自己在兩難之間的「情願」是甚麼,原因為何;也察驗神的旨意,對教會的需要而言「更要緊的」是甚麼,原因為何。如此,他就知道當如何行(二12-13)。你的「兩難之間」在哪呢?與保羅的相同嗎?
  3. 保羅在一21-23所坦誠分享的,是我們當效法的榜樣(三17)。因為他效法我們的救主耶穌基督。主耶穌對天父的禱告是「不要照我的意思,乃是照你的意思」(可十四36),主為自己的緣故,祂的心意是不願與天父有任何的分離,然而為了我們得拯救更是要緊,祂樂意喝這苦杯。主基督到世上來的時候,說「神啊,我來了,為要照你的旨意行」(來十5-7)。他在肉身的時候,也曾經歷那神聖的「兩難之間」(來五7-10),他因所受的苦難學了順從天父的旨意。他真是愛我,為我捨己(加一4;二20)。原來主基督的愛「激勵」我們,擠壓我們,主的大愛長闊高深,四面包圍擠壓我們,是我們一同明白、卻無法測度的(弗三14-21)。願那神聖的「兩難之間」也激勵(擠壓)我們,使我們跟隨主的腳蹤行,捨己走十字架的道路(路九23-24)!

本文作者呂沛淵牧師(Rev. Luke P. Lu)為本校名譽院長、神學碩士科主任。主授系統神學、教會歷史(每年教授1-4門課程)。呂牧師的聖約研經系列:《約翰書信註釋》已於去年(2021年)底出版,《腓立比書註釋》於今年初,由歸正出版社出版,改革宗出版公司總代理。

本篇文章收錄於《改革宗神學院院訊-2022 春季刊》當中「院長的話」,歡迎利用電郵(crts@crts.edu)來信索取紙本(僅限台灣地區)。您也可以登記訂閱電子版(PDF):https://forms.gle/WUZftUBT1QqP6PBp9。改革宗神學院謝謝您的支持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