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hoto by Priscilla Du Preez on Unsplash

第82期院訊《主題文章》─在愛中說真理─改教信仰的要點和問答(上)

文/呂沛淵牧師 (本校名譽院長、神學碩士科主任,主授系統神學、教會歷史)

在愛中說真理,就是基督徒彼此交通,分享亮光互相幫助,直等到我們眾人在真道上同歸於一,長大成熟,滿有基督長成的身量。當我們討論的時候,前提是非常重要的,若非根據聖經,對話與討論的「定義不清,語意不明」,就必是各說各話無法帶來幫助,會造成許多誤解與誤傳。本文的目的,在於根據聖經真理與教會歷史,提出以「改教信仰的四大要點」作為出發點,然後回答「五大類的問題」,以澄清事實真相。

壹.開宗明義:四大要點

一. 基督教會的立場是「宗教改革」的信仰
基督徒 Protestant Christian 是「宗教改革」的子孫,不是天主教,也不是東正教。「宗教改革 Reformation」的信仰必然是「基督教會」的立場,強調「宗教改革」的五大「惟獨」:「惟獨聖經、惟獨恩典、惟獨信基督稱義、惟獨基督是中心、惟獨神得榮耀」,這是理所當然的事奉。

「宗教改革」的信仰告白本身並不等同於聖經,改教家路德與加爾文也不是全然無誤,但這五大「唯獨」卻是聖經的基要真理。如果我們要高舉聖經而不堅持「宗教改革」的信仰,等於是架空聖經。大多數的極端與異端,都是以所謂「高舉聖經」起始的,隨個人的「理性、經驗、傳統」各自解釋聖經。

近年來,自稱為「福音派人士 Evangelicals」與天主教愈走愈近,盧雲的靈修著作、與泰勒莎修女的救濟事工,廣為福音派人士接納或高舉。基督教與天主教的界線日益模糊,人們日漸忽視並遺忘「宗教改革」的真理。不但如此,連「自由派」的大師史懷哲與「世俗神學」的潘霍華,也被不明內情的福音派人士吹捧為英雄。仔細分析他們的神學,他們都是高舉「耶穌精神」,他們所信的耶穌,根本不是聖經所見證的主耶穌──惟一的道路,惟一的聖名,惟一的中保,使我們得救。

美國福音派的「福音神學協會 Evangelical Theological Society」是信仰保守的福音派神學家與牧者聯會。在2007 年,其會長 Francis Beckwith 宣布辭職,正式入籍加入天主教會。這引起極大震撼:一個多年是福音派神學家(基督教大學教授),竟然離棄「宗教改革」的信仰。今日福音派應嚴肅反思檢討,目前的寬鬆開放路線,所造成的可悲後果。

所以,面對天主教、三自教會、靈恩派人士,我們的立場不是認同與他們合作,乃是幫助他們歸回「唯獨聖經」的改教真理。

「宗教改革」的基要真理,是每個基督教會the Protestant Church都應持守表明的。「回歸宗教改革」並非採取某一宗派的立場,乃是「宗教改革」後代所共同持守的基要信仰,也是忠於聖經的基督教會,各宗各派所信守的福音。例如信義宗的馬丁路德,改革宗的慈運理與加爾文,浸信會的司布真,海外宣教之父的威廉克里,循道會的懷特非,公理宗的愛德華滋,弟兄會的達秘,來華宣教的馬禮遜,聖公會的巴刻,獨立教會的鍾馬田等,都是明顯的例證。

真正「基督教會」,不論哪一宗派,都應持守「宗教改革」的保守福音信仰。即使是不屬於任何宗派的教會,自稱為「超宗派」者的獨立教會,也絕不能超出到脫離或背棄「宗教改革信仰」的地步。

二. 「基督教會」應該完全遵照聖經,以經解經,來事奉生活
「以經解經」是指:以聖經解釋聖經,因為聖經就是神的話,活潑大有功效。關於救恩的真理,聖經是非常清楚的,不需要用人的理論學說來解釋。面對一些難解的經文,我們應當以眾多清楚的經文,來解釋比較不清楚的少數經文;以整本聖經的總原則與正意,來解釋任何一段經文。所以,解經原則與聖經立場,不是博採眾家之長,找出一個最孚眾望的合乎人理性的解釋;乃是靠聖靈光照、更加認真研讀經文、被聖經全面真理所降服。

歷史教訓昭昭在目,極端與異端的起始,都是以不合「宗教改革」信仰的論點開始。因為今日教會忽略了這些基要真理,以致無法分辨拆穿異端教訓的真面目。即使是所謂「福音派教會」內部,也出現「新福音派,開放福音派,開放神論」等怪異教訓。今日的「福音派」定義與界線都非常模糊。我們若不是認清與持守「宗教改革」的基要立場,則必會與「各寬廣宗派合作,博採眾議,截長補短」。如此一來,不能「中流砥柱」,只能「隨流失去」。

鍾馬田忠心良善又有見識,死守善道,不與葛培理合作,不參加他的佈道會;葛培理晚節不保,在1997年電視訪談中,發表說其他宗教裡也有得救的人,傾向普救論Universal Salvation,背離聖經真理。此二者真是何等鮮明的對照!「神本」與「人本」截然不同,「忠於聖經」與「偏離聖經」無法合作,「宗教改革信仰」與「亞米念派」不能妥協。

我們應不應該放寬立場,各自表述,與葛培理這樣的人合作,邀請他們來講道與授課呢?今日保守福音信仰的教會,若不堅守「宗教改革」的基要真理,必會漸漸與一般「開放福音派」合作,隨波逐流,最後隨流失去。因為根基若是毀壞,義人還能作什麼呢!

三. 辨別「基要信仰」與「非基要信仰」的關鍵,在於歸回聖經
有人解釋「基要信仰」是與得救有關,「非基要信仰」是不影響人得救的。雖然這是一個功能上(得不得救)的定義,但這不是本質上(是不是真理)的定義。「功能上的定義」,有其相對的參考用途,但是將此作為絕對劃分的界線,會造成許多困惑。舉例來說「亞米念派」人士不相信「真正重生,永不滅亡」的真理,他們得不得救呢?如果認為亞米念派人士也得救,則「真正重生永不滅亡」就不是基要真理了。

如果以此論證方法推論下去,則後果不堪設想:天主教會不相信「唯獨因信基督稱義」,如果「天主教」有得救的人,則證明「唯獨因信基督稱義」就不是基要真理了?「三自教會」認為教會應受政府的控制指導,如果「三自」裡有得救的人,則「教會不應受政府控制」就不是需要堅持的基要真理了?「靈恩派」偏離「唯獨聖經」真理,去追求聖經之外的靈恩經歷,如果靈恩派裡有得救的人,則顯示「唯獨聖經」就不是必須堅持的基要真理了?

其實,以「影不影響得救」來作為判定「是否為基要真理」的標準,在信仰生活上是沒有實際果效的。例如「真正重生永不滅亡」是否為基要真理,無法從「亞米念派是否也得救」來判定。原因在於:我們不能否定或肯定亞米念派裡有人得救,因為亞米念派人士自己也不能肯定自己是否至終得救到底。根據亞米念信仰,重生的人可能會失落永生;亞米念派不能保證自己是否得救到底,這要看能不能靠自己繼續信主到末了。

既然亞米念派在今生沒有「永蒙保守永遠得救」的確據,只有「現今暫時得救」的把握,所以,用「關不關乎真正得救」作為區分「真正重生永不滅亡」是否為基要真理,根本是派不上用場,也沒有觸及問題的關鍵。

然而,主耶穌在聖經上說的很清楚:「我賜給他們永生,他們永不滅亡」(約十28)。「有永生的人,永不滅亡」這是聖經清楚說的真理,就是基要信仰。我們真正得救到底的確據,不是在於我們努力持守信心(雖然這是重要的),乃是神的主權恩典保守我們到底(這才是我們永遠得救的終極原因)。

所以,我們不是以「是否影響得救」作為區分基要信仰與非基要信仰,乃是以聖經所清楚啟示的救恩真理來劃分。那些不相信「真正重生永不滅亡」的人當中,若有人至終也得救了,那只能證明他們糊裏糊塗的想要靠「神人合作」來得救,更證明神滿有豐富憐憫,恩待了那自以為是的人。正如嫁娶不信主的配偶,雖然後來不信主的配偶,特別蒙神憐憫也得救了,但是這不能證明「與不信的人結婚」是正確的或非基要的。

區分基要與非基要的真正關鍵在於「歸回聖經」:唯獨聖經本身告訴我們什麼是真理,凡是真理,都必須堅持到底,這才能真正榮耀神,造就人。辨別基要真理的唯一準則,就是聖經真理本身,不是「影響得救與否」;唯有在主的光中,我們才能見光。

四.「基督十架救贖是確定贖罪」是福音的基要真理,中心教義
有些信徒的問題,關鍵在於他們不清楚「特定救贖Definite Atonement」與「普遍救贖Universal Atonement」何者是聖經真理,他們認為目前無法作出定論,因此將之列入「非基要真理」。這不是正確的方法,乃是迂迴逃避。對於持守「宗教改革信仰」的人來說,「主基督在十架上,為選民付出贖價」是福音的基要真理,是基督徒重生得救,永蒙保守到底的真正確據。

聖經已經明說:「人類始祖犯罪至使全人類都墮入罪中,墮入罪中的人類死在過犯罪惡之中,失去了真正的自由意志,即自由選擇歸向神的意志」(弗二1-3)。換言之,人人都是死在罪中,沒有任何罪人會自己作選擇接受主耶穌的救恩,因為「沒有義人,連一個也沒有,沒有明白的,沒有尋求神的」(羅三10-11)。

按照「普遍救贖論」的解釋,主耶穌為全世界古往今來每一個人受死十架,為每一個人付出贖價,作成得救的可能性,然後讓每個人自己作決定,要不要接受主的救恩,根據人的選擇才能定案。這樣的說法純屬臆測,毫無聖經根據。並且,此說法根本是不可能成立的,因為事實上,不是每個人都有機會聽到福音;即使聽到福音的人,也沒有一個人會自己選擇接受的。

「宗教改革信仰」根據聖經,清楚宣告「罪人已經失去了自己會自由選擇歸向神的意志」。我們之所以會信主耶穌,是因為神賜給我們信心,使得我們接待主耶穌,信他的名,他就賜我們權柄作神的兒女(被收納,得兒女名分);這等人不是從血氣生的,不是從情慾生的,也不是從「人意」生的(不是基於人的選擇),乃是從神生的(約一12-13)。主耶穌說:「不是你們揀選了我,是我揀選了你們」(約十五16)。

「宗教改革信仰」根據聖經,已經否定了「普遍救贖論」的可能。我們清楚表明「主基督贖罪,是特定救贖,確定贖罪。我們堅信,凡在耶穌基督裡蒙父神揀選,被聖靈重生,絕不會從恩典中失落,必蒙神的保守,堅忍到底,永遠得救」。這顯明我們蒙主寶血所灑、付出贖價的人,有至終得救的確據。真正徹底得救的確據,不是出自我們自己的選擇,乃是主基督為我們特定代贖,確定贖罪的果效已經在十架上完成。所以,主耶穌在十架上所說的最後一句話是:「成了!」(約十九30)。

神的救恩計畫與施行,真是奇妙。這樣奇妙浩大的救恩,是三一真神的拯救大工:「聖父主權的揀選,聖子確定的贖罪,聖靈的有效恩召」,使得我們從「全然墮落的罪人」到「永蒙保守的聖徒」。這是「宗教改革信仰」所高舉的「惟獨恩典:一切都完全是恩典」,令我們永遠感恩不已,讚美不完,因為一切都是本於他,倚靠他,歸於他,願榮耀都歸給祂,直到永遠!「惟獨神得一切榮耀」!

如果我們否定或不清楚「聖子的確定贖罪」,則也就否定或不清楚「聖父的主權揀選」與「聖靈的有效恩召」,因為三一真神的救贖大工,是不可分割的;同時,也就會否定或不清楚「聖徒的永蒙保守」,失去我們基督徒得救到底的真實確據。如此一來,就會墮落至「天主教」的「神人合作說」:自己要努力配合,來維持得救的地位。這正是漸次遠離「宗教改革信仰」的悲劇下場,也是今日教會亂象橫生的寫照。

※本文《在愛中說真理─改教信仰的要點和問答》第二段「貳‧敬答客問:五大類問題」將於下期院訊當中繼續刊登,敬請期待。


本文作者呂沛淵牧師(Rev. Luke P. Lu)為本校名譽院長、神學碩士科主任。主授系統神學、教會歷史(每年教授1-4門課程)。呂牧師的聖約研經系列:《腓立比書註釋》已於今年初出版,新書《天路歷程靈修指南》於暑假上市,由歸正出版社出版,改革宗出版公司總代理。

本篇文章收錄於《改革宗神學院院訊-2022 夏季刊》當中「主題文章」,歡迎利用電郵(crts@crts.edu)來信索取紙本(僅限台灣地區)。您也可以登記訂閱電子版(PDF):https://forms.gle/WUZftUBT1QqP6PBp9。改革宗神學院謝謝您的支持!